且违纪违法者涉及各类身份的公职人员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3 08:23    次浏览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张琰)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在纪委监委调查的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类型案件中,也不乏一些国有企业高级管理人员。他们有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的利用手中权力获取牟利机会,甚至直接啃噬国有企业应当获取的利润。去年8月被双开的武汉港航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宗孝,就有徇私舞弊,在收购非国有资产过程中滥用职权的行为,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四川省中江县集凤镇高屋村党支部原书记黄光太,虚报冒领补助款的方式可谓“花样百出”:通过虚报5户种植户芍药受损面积,获取保险赔偿款共计5.65万元,其中1.44万元据为己有;伪造资料以17户村民的名义虚报“现代农业产业基地强县以奖代补”项目面积,骗取补助款1.92万元,其中1.18万元据为己有;在低保审定中违规操作,将不符合低保政策的人员纳入低保,套取低保资金7.26万余元。

3月18日,湖北省纪委监委宣布,武汉市黄陂区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李胜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检察机关。在李胜桥的所有问题中,有一条特别醒目:“利用其黄陂区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为罪犯假释违规提供帮助,严重损害法律权威和司法公信力,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滥用职权罪”。

不久前,福建大田县查处了一起比较“特别”的徇私舞弊案——借调看守所的医生沦为黑恶嫌犯的“信使”。某乡镇卫生院医生方述坚被借调至大田县看守所,从事日常巡诊、收押体检等警务辅助工作。其间,他结识了被关押在看守所内的黑恶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林某某。林某某的女婿陈某某结识方述坚后,给他赠送高档香烟,希望他对林某某加以“照顾”。之后,陈某某多次找到方述坚,以打探病情为由了解林某某案件侦办进展,并送上购物卡等财物。于是,方述坚利用巡诊、协助监管的职务便利,违反规定,多次单独提押林某某进行治疗,而后多次擅自为林某某传递涉及案件信息和以逃避刑事处罚为目的串供内容等信件,导致林某某的案件侦办迟迟无法取得新的进展。大田县纪委监委认为,方述坚虽然属于看守所的借调人员,但他从事对看守所在押人员巡诊、协助监管的职责,滥用职权,构成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职务犯罪,应当予以立案监察调查。2018年11月2日,方述坚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江西省宜春市公安局袁州区分局金瑞镇派出所原所长李德华,在查办该镇某赌博案件中,在未将案情录入信息数据平台进行受理案件登记的前提下,自行传唤多名涉案人员接受询问调查,并对涉案款物进行了扣押。在有关涉案人员向他多次说情后,李德华未经上级同意,以案件证据欠缺、办案人员不足为由,私下将涉案人员全部放走。同时,他还违反有关规定,单独接触涉案人员,私自决定并退还了所有涉案款物。

还有通过作弊手段“发死人财”的。宜宾市叙州区李场镇民政办原主任刘宗云在优抚对象死亡后,个人垫资先与优抚对象亲属结算死亡抚恤金,以此取得优抚对象的存折,再通过迟报优抚对象死亡时间的手段骗取优抚金、门诊补贴、高龄补贴等财政资金共计81.12万元。

事实上,无论哪个领域、哪个部门,只要有公权力存在,就有滥用的风险,就有玩猫腻、搞作弊的空间。必须推进公权力运行法治化,压缩权力行使的任性空间,强化对公权力的监督制约,用好国家监察——这个对公权力最直接最有效的监督手段。(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一些监管部门、执法司法部门的党员干部,与黑恶势力相勾结,收受贿赂,或者在黑恶势力设立的公司、企业入股分红,徇私舞弊、通风报信,充当“保护伞”。4月8日,大连通报荆义章涉黑案中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其中就有大连市公安系统党员干部伪造相关证明材料为涉黑犯罪分子变更强制措施的舞弊行为。无独有偶,去年山西省查处了一起政法系统腐败“窝案”:全省监狱系统、检察院、法院的多名公职人员,联起手来为黑恶势力头目减刑提供帮助,比如弄虚作假给予服刑人员奖励积分、伪造减刑证明材料、督促办理减刑案等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的行为。

一些事业单位看似“清水衙门”,实际上也有腐败风险。去年,北京市东城区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涉3800名考生的舞弊案:在9次国家专业技术资格考试报名资格审核过程中,东城区人事考试中心原工作人员肖一南利用其负责考试报名资格审核确认的职务便利,采取异地登录进行确认等方式,违规将3800余名不符合报考条件的考生予以审核通过,并多次收受好处费。

4月2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吴浈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吴浈在担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兼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期间,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通常,我们比较熟悉的腐败行为,包括贪污贿赂、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等。其实“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也是监察法规定监委负责调查的公职人员腐败行为。监察法里的“徇私舞弊”,主要是指为了私利而用欺骗、包庇等方式从事违法的行为;“滥用职权”,主要是指超越职权,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的行为。各级纪委监委一年来查处了不少相关案例,具体来看,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行为在某些特定行业、领域较为多发,且违纪违法者涉及各类身份的公职人员。

类似的还有一年前湖南省纪委通报的案例: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团委副书记殷丹、体育学院教师荣礴、研究生院培养科科长李敏等6人,在参加学校的博士生招生考试中存在考试舞弊行为,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